<span id="n1een"><ruby id="n1een"><cite id="n1een"></cite></ruby></span>

        1. <bdo id="n1een"></bdo><bdo id="n1een"></bdo>

          <track id="n1een"><span id="n1een"></span></track>
        2. <track id="n1een"><span id="n1een"></span></track>
        3. 歡迎您光臨中國周易網!
          中國周易網圖
          愛情桃花運勢預測,八字運程測算、寶寶起名改名、號碼吉兇,姓名打分
          在線免費算命
          免費取名改名
          八字精算(推薦)  在線起名(大師起名)  八字合婚(囍)  姓名測分  號碼測算  免費起名(新)
          人氣最旺易學聯盟

          全版《八字正解》5

          來源:中國周易網
          冬土 戊己冬生財利濱,柱中金水喜相親; 水金得局空梟煞,貴比班超富季倫。 戊己冬生遇化則是一格,不忌官星,更怕梟煞。若棄命就財又是一格。 戊日庚申時無火木,遇申子辰元火

          冬土

          戊己冬生財利濱,柱中金水喜相親;

          水金得局空梟煞,貴比班超富季倫。

          戊己冬生遇化則是一格,不忌官星,更怕梟煞。若棄命就財又是一格。

          戊日庚申時無火木,遇申子辰元火木主大富貴。

          若戊申日遇金水或壬癸時,亦是化格,不忌乙木,如此者大貴,畏行沖提拆合。

          若遇甲寅作時作煞論,可許功名;年月見甲及金相攻不吉。

          遇庚辛金為用,原有丙辰之玷,行壬癸子丑辰巳,及遇申酉方亦當稱意;一度行寅午戍丙甲,重則危,輕則費患克傷。

          己日遇子戍丑亥時又是一用,見卯未忌透金水。

          若申酉時為用,亦可言貴;不忌甲忌乙,亦忌木火中行。

          如戊日合得水局棄命從財;合祿化火;四格無煞破皆富貴,己日從木亦吉。

          己日丑月透金傷官及用財,二格行金水申酉已辰方吉;時上一位貴亦可言功名。

          戊干合化在秋冬,遇癸逢壬化始通;

          火地財名功業就,最嫌梟煞兩相逢。

          合化格見壬癸為煞,行火地吉;見兩戊亦不妨;怕丙甲己,其丁乙輕無害;如丙辰時水多壬解,不甚為忌。

          己亥日逢乙亥時,豈宜丁火柱中期;

          運行木火尤堪美,金水重逢不是奇。

          己見重亥,丁為己梟,亥中壬水滲洋不利,宜人火木則吉;若行金水運爭戰不僚不化;如在秋冬入東南則發。午中一咎,辰丑戍官一礙。

          論庚辛

          春金

          庚辛舂月正逢財,最忌干頭比劫來;

          官煞要分嫌混雜,身強用吉乃康哉。

          庚辛生正二月本財,遇官殺只宜獨見,不宜混雜;要身強用吉為貴。

          庚生正月財旺殺生,透煞只宜煞,不宜再見官星;無壬癸戊己并見;日主旺,運行吉地,可言功名。若身坐子午,遇丙透又逢丁位,無戊己壬癸,運行子戍午方為咎。若多遇合沖,劫財多,身弱秀而不實;又怕寅午戍及梟食歲運,殃禍速至。如庚坐辰遇丙或丁,不會火木及劫則吉。

          二月同論。

          二月庚辰日連庚辰時或庚辰月,及間寅字,乃是大格;否則又宜丙丁為官煞遇印之論。

          此日亦有用傷官者,須細詳之。

          若庚生春遇乙,乙庚合化另是一論。

          大怕身輕財多,身弱遇劫,及水局水多盜氣,火局銷镕,驅馳病弱之輩。

          辛生正二月,或透一丙不宜壬戍癸亥壬子壬申歲運,及柱中;傍位再見,有丁卻不忌壬,運兩行俱吉。若官煞互見無去配作混雜論;如遇地沖,劫財太重,行火地亦可,水地不吉。

          兩月不遇火,亦是營利之徒,清者微名難作貴論。若寅午戍時成一妙也;若水多原本是財生煞,見水屏火不生,皆不為貴;中亦有沽名釣譽者,太泄困乏。若劫財多人南頗可帶火而發;若無水劫,經行亥戍稍可,酉申不遂。若丙合辛只一,不遇破富貴。

          壬辰時亦有一用。

          其余被劫官煞,及金破水泛俱作下論;運行火木之鄉頗宜,再入金水無望。

          辛生三月是印格,喜木火;亦有傷官格論;稍不忌水,余忌如之。

          *********************

          甲乙木見金水為官印殺印局;

          丙丁火見金水為財官財殺局;

          戊己土見金水為傷食生財局;

          戊己土見木火為官印殺印局;

          庚辛金見木火為財官財殺局;

          壬癸水見木火為傷食生財局。

          以上諸局得天地生長收藏之功用,可言大富貴命。

          庚居子午月逢寅,官殺相淆干上評;

          子午運中愁咎起,戊壬若遇暗回明。

          庚子庚午生寅午戍月,遇煞在柱混淆;更見財多無水土扶濟乃弱論。再行子午則災,若遇壬癸戊己反為吉論。

          如辛丑、庚寅、庚子、丙戍身弱行子亥運顛困。癸卯、甲寅、庚戍、丙戍此亦不足。

          庚逢寅午巳提綱,遇亥同壬利祿昌;

          丙火透干無水制,不堪回首嘆凄涼。

          庚生寅午戍巳月遇壬亥功名發財。若丙透無水制及無印,支離惆悵之人。如坐寅午戍忌丙丁丙寅丙午丙戍歲運,輕者悲傷訟耗,重則患難。

          辛未辛卯坐支財,最宜丁丙向干來;

          月生寅卯甲乙透,富比陶朱不用猜。

          辛未辛卯坐財,喜透丁乙為吉,宜寅卯午未亥月。如用丙忌丁壬亥,宜火木旺地;不宜水金旺鄉。

          秋冬煞旺根不宜人南;寅午戍妙,亥日亦吉。

          辛日提綱戍巳寅,貴乎丙火擢元神;

          再財庶利官加爵,最怕相逢見亥壬。

          辛日生人巳戍月透丙是一格,主功名富貴;若遇亥壬壞格,雖得己戊破之,格亦不清。如逢寅午戍時又云一吉,怕丁混。

          徐偉剛注:萬民英先生看待辛金日主極重財官,財者亥卯未甲乙,官者丙火也;認為取辛日富貴者重在財官也。,惟《窮通寶鑒》執辛金用壬水淘洗法,其說太偏不可大信任,當依《三命通會》所議論觀點為憑準。

          辛金最喜赤青逢,丁乙相逢名利通;

          青赤不加名利改,水金相見落殘紅。

          辛日宜弱,喜木火忌金水,春夏遇火木兩行俱吉,惟酉地則否。若原劫多,行財則兇。原財遇比行亥戍運可。入酉亦兇。

          用丙忌壬亥,怕癸屏之,成則富貴,破則困滯。

          秋冬原有火木重者,人南不吉;破丁乙又不吉。

          五陰干顛倒而人不知,不宜身旺,須中和則可。

          辛衰春夏行西可,官煞秋冬南地兇;

          木火畏逢金水破,秋冬要火木重镕。

          辛日春夏衰甚,火木周遭;原無水劫,行西亦吉。若辛不弱帶劫水,行金亦不吉。秋冬有火木,亦宜人南。若以火木為用,怕金水破。

          辛日如逢丙甲壬,相生相益又相征;

          東南運底宜名利,西北無成向酉傾。

          辛日見丙壬甲三物,乃壬生甲、甲生丙,又壬克丙為征,行西北乃歸致之鄉,用此如斷。

          辛日東南丁酉時,火方名利卻相宜;

          金強水旺虧財祿,西北風寒葉自飛。

          辛生春夏丁酉時則是一格,行火木方功名發達。柱原劫水又行金水,乃虧財祿。所謂“火木盛早成,人西北惆悵。”

          辛日如逢寅午時,戍亥卯未亦如之;

          火明木秀財名就,事不諧兮金水就。

          辛日若得寅午戍亥卯未時,俱是一吉;宜木秀火明俱吉。若金水行人丑辰運,銷金絕墓,及申酉亥之方,擬其非耗病傷,丁煞重則死。

          夏金

          庚辛夏月兩分評,遇煞逢官各有情;

          庚遇壬亥煞喜制,辛逢丙合利名成。

          庚辛夏月兩干不一。庚生四月本煞,五六月或遇巳丙及寅午戍皆煞,得壬亥癸水制之,無官混,格局清者貴,次者富;混壞減論,無前平平。

          五月午多見巳亦煞,皆要亥子壬癸制伏,戊己佐助,皆擬富貴;無制則患難困乏。六月同論。

          辛生四月乃正官格,遇丙合官,遇丁為煞,俱作吉論。行西北得時,用官忌亥壬,再行見攻沖必禍;用煞不忌,得巳午未時為妙;歲運同。

          五月煞印在支,亦不宜透,透則宜制。如辛亥目巳午未時亦吉;遇壬無害,旋入金水之地欠佳;原無水行水亦無害。如辛未卯辛巳等日,遇巳午未時行人財官,方堪甲第魁選,有玷減論。

          六月宜木火,宜向火木運行;忌壬水旺地,不妨癸水。著不遇火木,遇水土劫自旺,更行金水,官煞混雜太過無制俱不吉;運忌丑酉亥及官煞投墓,輕者非,破克重者尤甚。

          庚生四月巳多逢,壬癸透干作制功;

          南北兩行俱富貴,卻嫌戊甲在其中。

          庚生四月遇巳午多,宜見壬亥;如遇丁混有癸,皆主功名。如透丙或見戊甲,及官混無癸破之,又無壬亥減論。

          庚金坐午又為提,丁己齊明兩可宜;

          干支無丙來雜混,水絕肩多作富推。

          庚午日生五月,逢丁己官印俱明發達名利。若午多,壬午時亦吉;如遇丙煞不利。若從煞格宜水制之。

          秋金

          庚辛秋月身太汪,卯未逢支大吉昌:

          庚遇午寅宜見水,辛遭丙眾喜非常。

          庚金七八月遇煞最吉,坐寅午戍見官煞,宜逢壬癸及印,行南運吉;無行南太過不宜。

          九月遇官煞,清者富貴,亦宜壬癸水。若火局火盛無救,行水遂意;行午寅運則災生。

          秋絕無火木氣不吉。若用壬癸為引領無戊己破,行水地亦擬財名。

          辛金七八月遇丙二三則吉,行水地發財。若孤立一丙乃小人也。如無丙遇丁則不宜重,以煞多則咎。如無火氣坐亥卯未得甲乙木局,行南大發。午未時可擬貴。

          九月遇丙合不遇丁乃是一格,可云富貴;亦忌壬亥,如有戊己救亦吉。若用煞只宜煞怕官混,行火旺運生禍。有官會木成局,行火木運發達。

          庚辛七八比肩來,格局無成又無財;

          水用北行為利祿,逢財爭兢一時災。

          此乃用水,庚日壬午癸未時,辛日壬辰癸巳時。外己丑己亥時,皆比肩更無火木,以自旺日為用,乃逢戊己行水地發達。若行木及見甲乙,原比肩多庚辛無財,遇財爭奪不吉,不可以見財為吉論。

          庚日都宜丑亥時,壬癸相見亦相宜;

          丙逢亦許居名利,土重財多反壞之。

          庚秋冬遇丑亥時乃一用,如遇壬癸透亦吉,本是水用,以火為副用,且不嫌相見;若土重木多不吉。

          庚逢壬癸在秋冬,有子生財各利名;

          時歲木星相合見,金方發達見梟平。

          庚日秋冬無火,用水導引兼癸水乃傷官生財,亦有夾丘之格。壬午丁亥癸未時,或庚寅日庚辰時,庚申日壬午時,怕行午運;此是寅辰日俱忌辰時戊土入庫及戊歲運不吉,動傷枝葉是非顛倒,咎禍不測,有子傷子。

          庚子秋冬水局全,井欄義格理成淵;

          柱中無火方成貴,青赤交持未是便。

          庚子日乃中堂,會申辰沖寅午戍中財官,于是庚用地支水局及比肩多方是。若格不全金水多則是傷官;如逢丙火煞論,毋執此格言遇丙破。

          辛日秋生怕煞肥,冬生水火喜東離;

          赤青月令嫌行水,無火傷官恨酉西。

          金水傷官宜見官也。夏無傷官之名,乃官印遇水反破正官,春亦忌之;水無益用木生官,水則盜氣濕木則火難明,官不能生。

          惟秋冬金水之時,乃云金水傷官喜見官煞,亦同。論財亦可。

          冬金

          庚辛冬月作傷官,丁丙無逢金水寒;

          甲乙相連分上下。稱心更要認悲歡。

          庚辛生冬月遇官煞,皆擬富貴。

          如庚生亥子遇兩官、兩煞、一官一煞俱主利祿。飛祿、夾丘亦吉。如無官煞宜見財星,原無行財官煞運亦美。若金水自持,更無格局用神及木者貧寒。

          辛金一煞,清者富貴。若丑亥時乃飛祿;如遇丙亦吉,若虛露丙亦不濟事。

          如辛卯辛未日得木局及寅午戌時引火,縱無干火,行火木地亦發。若梟多無火木隱露,行火木不吉。

          丑月乃印也,遇一煞則吉;官輕者宜行官旺方。若木局行木火亦主白手成家。土重則埋,水多則沉,宜細詳之。

          兩干無火木,更無格用則不成器;其夾丘、飛祿怕行官煞方。

          若巳酉丑無格遇辰巳時行水地金地,亦作上命論。

          徐偉剛注:冬金喜見木火乃金水傷官論財官格,亦要身旺身弱來論;官煞有強根且有旺印來制傷食生身護衛官殺最為富貴;若財官俱露無印者要日主自坐或時上裁強根也作貴顯看。金水傷官見宮殺露而日主弱者,縱富貴多不長久。換言之,金水傷官喜見官煞乃是極論,金水傷官依然遵循一般傷官格或佩印或生財的喜忌。

          庚金冬月本元疲,壬癸多逢盜日脂;

          丙丁若來庚更暖,逢溫都作利名推。

          庚生冬月本弱,又遇水多盜氣,須得丙丁火照乃可謂吉;如無火見財亦可此言。

          金水傷官宜見官煞,可以成就功名;終不大就,以本原疲也。

          庚生冬月丙雙存,便是功名利祿人;

          行運柱中攻戰斗,卻愁稱意設荊榛。

          庚生秋冬逢二丙為夾煞,其勢急矣。名彰乃煞之用,吉者甚吉,兇者甚兇;若運行擊觸煞起及會沖刑之地,其兇不可當,多不善終。

          辛金寒月兔豬羊,局會財成富貴詳;

          無火莫富金水冷,全陰福祿怕梟傷。

          辛生秋冬,以卯為尊。若局坐亥未,主發財吉。飛祿又是他格。柱丑亥多沖巳為祿馬。如全陰化,柱中無火不可以金寒水冷言之;但忌無格梟煞;此以辛癸潤澤,陰木遇土則黨,須行木地則吉。

          論壬癸

          春水

          壬癸春生喜會財,干支得土亦奇哉;

          無財營獲難成利,木遇金多成斷亥。

          壬癸生正二月,用木喜見比肩及食傷透干,不畏官煞,最妙見財;切忌金重反壞木用,如浮金無害。

          壬生正二月,遇寅辰午戍,干透一甲二甲,得全陽寅辰多,清者貴。有寅風無云者富,火局亦富,南行不忌戊兼庚,透丙甲亦宜得丑亥時為妙,若金重忌財輕,木少行西北不吉。

          二月寅午戍辰日遇戊己庚辛已是一貴格,行南北俱吉;透甲為用,忌見梟,遇丙屏之亦吉。

          三月有煞印之名,官印一格成則富貴。若寅午戍辰日,干遇一甲二甲乃富,風云騎龍虎則貴,但怕申酉沖刑運。若劫旺無火土,陰陽交混,旺金克木,又無火屏,驅馳之命也。

          癸日生正月寅時刑合格,忌庚申己;得亥丑辰時又是一格;比肩行南北皆吉,忌官煞財印透,行南不吉;如秉中和人格,兩行富貴;切總金多,又遇財官煞印不吉。

          二寅時擬貴格,不忌浮土浮金,亦不忌庚申?;蚪?,庚字全陰亦擬貴;若辰巳卯時行吉亦發,不甚忌土;若金局再入水金之地不吉。

          三月有官煞為用,遇辰巳午未時是一格,申酉時亦是一格,俱忌甲木;若無根土多亦不為害;透木亦嫌,甲寅時比肩不忌。原有官煞忌行官煞方。

          此春月俱宜比肩及見火土皆主富貴,忌庚申辛酉會金折木,若浮金不忌。

          辰月不忌見金。正二月原無比肩有財官多,忌行財官運,謂之太過;傷妻克子。一度重則變,俱忌申子行。

          壬騎龍背喜風云,財局之中亦自欣;

          遇甲全陽名利客,戊庚一見要詳分。

          壬騎龍背以辰寅為風云,多者主富貴;若寅午戍財局亦吉;柱透甲最妙;如遇庚戊乃壞格。如戊申時以煞論,當細詳之。

          如己丑、戊辰、壬辰、庚子;甲子年中舉即克父,戊辰年煞重二月死,是見庚戊壞格。

          如壬辰、甲辰、壬寅、庚子大貴;是透甲全辰寅為妙。

          壬臨午位祿馬同,疊見財官富貴翁;

          舂喜見金不怕木,如逢子月土成功。

          壬午日丁己為用,春生本忌木害官,若遇庚辛巳酉丑則不忌。子月得土多則制癸,子雖沖午,丁自若也?;蛏脑仑敼俣嗾呓再F。

          癸巳、己未、壬午、己酉貴

          癸巳、己未、壬午、庚子;丙辰狀元

          癸生春夏食傷提,比劫重逢克子妻;

          如得干支存火土,更行南地祿財齊。

          癸生春以木為用,比劫多更無火土藏透,乃克妻子不堪之命;行北尤為不吉。若得火土為佐,及陽干多甲透,并行南地,其子更多;此乃無中生有而人難知。

          癸居金局巳辰時,月值寅卵水木滋;

          最喜煞官來入格,平生名利自相宜。

          癸日逢巳酉丑梟印也,生春月以木為用,亦不相害,遇官煞為吉。辰已兩時乃財官也。格中忌破丙丁兩引用。

          癸日如逢巳酉丑,時利庚申南地走;

          木火功名比劫嫌,財官入格命少有。

          癸酉、癸丑、癸巳此三日生遇庚申時,宜火木方行吉,怕比肩。

          夏水

          壬癸生炎論旺賒,若逢梟印盛無涯;

          有根壬子方成美,癸水無根作大家。

          壬癸生夏以火土為用,不宜比劫。夏月水衰官煞旺,但得印綬則成士夫君子。食傷為財官之忌,惟刑合從彼論不忌;寅上之甲若得已配則吉。

          壬子、壬寅、壬午、壬戍日生四五月,遇戊庚辛一透可擬貴,偏官偏印貴高財足,正官印次之;劫刃財名反覆。若甲丙透不足,得已配順遂;怕丙丁,丁從化亦吉。

          五月忌沖官,庚戊透從煞不忌。惟壬申日不喜財官,丙甲透成煞印可也。

          六月傷官一格會全者貴富,亦宜正印。壬寅壬午壬辰壬戌日遇官印煞印一格,清者貴,混者次。壬子會傷為合亦可擬貴。

          癸日四五月若就財富貴,遇申酉辰巳午未丑卵時皆作吉論。劫多不吉,全陰大吉?;鸫蟾毁F,煞印亦然。

          六月有殺印一格貴:如丙辰丁巳時,又辛己二時,俱主功名。甲寅時刑合格,怕庚申重刑;宜亥卯未富貴,忌戊己戍。用食傷比肩多,行東方大發財。木用怕金,土用宜金。

          又壬日六月得寅午戍日支,干得戊己,富貴可擬。趨艮亦吉,遇丁多反覆;會甲宜木火,忌往金行。

          壬生四月戊丙該,煞印相逢大用財;

          癸日臨期應擬富,只愁原帶食傷來。

          壬寅壬戍日生于已月,巳中有丙戊庚三偏奇為用;癸日逢此乃三正奇,皆富貴之擬;忌比劫及甲字。癸日遇乙卯時乃破土,甲寅時乃壞土不吉,土多亦不妨。大抵吉中生兇,甚則危。

          壬曰蛇提六獸支,內中壬午別為宜;

          余逢陽土多尊貴,甲木飛來便可疑。

          壬日坐申子辰寅,生四月乃富貴;得庚辛透更吉?;驇蟹晟分鳈嘁@職;其中有混比財印相持,主才高不第或異路功名,妾多無子。

          壬午一日乃支官也,清者貴;俱忌甲木,遇甲得己合庚透不妨;若丙甲丁俱露不吉。

          壬戍壬寅散月生,干頭喜逢戊和庚;

          煞多尤利風云會,富貴愁逢丙甲申。

          此二日散生,柱宜見庚戊,透辛亦吉。若干支煞多尤吉,怕丙與甲黨煞壞印,及官星混;夏月尤甚。

          壬申夏月赤黃時,干遇財官不是奇;

          庚戌若來成一妙,豈期丙甲兩相依。

          此日夏月不喜財官多;原有根也。

          癸日多財春夏間,若成棄命福難攀;

          干頭官煞來相混,猶事驅馳不解閑。

          癸日生春夏遇財多乃棄命從財。若遇庚辛戊己又是從煞印之論;四者怕相混,以財印相征之忌。若戊己為用又是他格。庚戊又是一用。辛己又是一用。

          癸日如逢己未時,煞星更怕戊來持;

          如或制盡行財地,不是人間富貴兒。

          癸日未時乃煞,見戊從化又嫌己拓,所以不宜。戊己俱透須宜制,又怕太過,秀而不實。

          癸居羊兔甲寅時,刑合格中最是奇;

          得運只嫌申午地,會青枝上利名期。

          癸日甲寅時乃刑合傷官,宜春亥卯未月,要木局全則貴,行木局及歲運木秀利名可期;午戍亦富貴,忌戊庚申戍戊重運不吉。

          甲子、丙寅、癸丑、甲寅行申中休致。

          丙子、辛卯、癸亥、甲寅行申休官。

          秋水

          壬癸生臨旺九秋,功名火土遂情求;

          如無火土猶行北,幾度歡笑幾度愁。

          壬癸生秋乃印,其作用要火土;火土秋月不時,雖多無害。如無火土行北,既在中秋逢生,太過乃不足之流。

          壬生七月,歲月俱寅,又得辰戍時,得戌申以煞印論,順行富貴,子位欠吉,行南破印。若止一丙孤棲申子辰上,行南無害,順行怕寅。

          八月遇戊字及戊申時,順則貴,逆則富。亦有原無火遇劫,行火亦貴,不忌丙。

          九月煞印官印又是一格,其地自有煞印,若得全陽及遇庚富類。若近冬生,要坐辰午寅戍,干遇甲木主大富,清者貴。若丑亥寅辰時,干支遇煞則吉。若遇重木,金木交爭及刑沖者兇。

          癸日七八月遇庚申時合祿。七月遇火,火土行北亦吉,忌寅沖提會火之地,見火返南則破。若辰巳時土多;兩行皆吉。

          八月遇戊己丙丁及地支火土,行北富貴,但子少,返南有子;又怕傷印沖提。若癸巳日或亥巳日時,比肩多得申酉印,行北功名但財不聚;怕遇沖提刑地。七八月原無戊土,如逢甲及原有甲申行戍寅乃傷官見官,亦言稱意。中有純陰成格亦吉;若水不相持陰陽混雜則兇。此兩干七八月最宜土火為妙。

          癸日九月不妨比肩,忌亥日時隱甲害戊,若土多則富。申庚辛時邑辰午未卯但得一格俱吉。若通寅申,縱有利名立見反覆。此月入冬令甲寅時得干從刑合格論。

          壬癸秋生比劫多,無財財地奈貧何;

          干支有土兼逢火,雨后桃天春已過。

          此比肩多原無財,行財地比肩爭財不吉。若干支有火土,雖少比劫亦賴蔽印,初行貧乏;行財地發財,但不久耳。

          壬生七月印屬申,火木相逢便是春;

          無劫有官多吉慶,劫來相伴主薄貧。

          金為水母,秋金太旺無土則流,故宜見財官為美,運宜順行;柱無火土及梟食相持,遇南行運則吉,行北不吉。

          癸生秋月水金明,土火相逢便有情;

          比劫可圖南地祿,赤黃順北有功名。

          秋生比劫多,火土少行南有祿,雖有財名不實;原見火土多,行北不吉。癸亥、庚申、癸亥、乙卯南貴。

          癸生秋月印生身,丙火相逢亦不嗔;

          有土許成名利客,若逢寅甲喪青春。

          癸遇丙不嫌破印,有土乃吉。見巳午及戊己辰戍丑未俱吉。若干支有寅甲遺患,雖印格成亦無功名,行運再遇寅甲沖印銷印,變改忽然,其兇不測。

          癸亥多肩九月生,金水運底最無成;

          若行南地無寅甲,富貴功名斷可成。

          癸亥日生九月見比肩多,行金水地不吉,行南方及火土皆吉;惟怕寅甲戊申。戊土忌寅甲,如得南行不忌;再行水地不吉;若非亥日遇寅甲有比肩亦吉。如甲寅時近十月作戍月推乃作水論;如遇庚申字,火土多不忌亥寅甲;行火土旺亦可名利。如己未時煞不畏寅甲亥,戊午時畏甲,不畏亥寅。

          論冬水

          壬癸時垣比劫逢,運歸旺地反成功;

          如逢火土從他格,食木飛刑又不同。

          壬癸生冬令,再行旺地飛天祿馬祿從旺則吉;怕逢火土。

          如壬生十月十一月,遇此肩多是飛祿格,忌官填實。若水局從旺,如全陽得甲丙,行東南大發寶貴。見丁合化亦吉。如遇戊乃煞,宜庚辛為印,不宜見甲。如用地支宜寅午戍辰俱有火地主功名,輕重言之。如巳辰丑亥時一用,俱喜行東南方,清者貴,混者次;此身旺宜任也。

          丑月官煞多或遇丙丁宜行酉地吉;偏官偏印及寅午戍辰日時食傷之類,皆可論吉。

          癸水十月全陰乃飛祿。亦有乙卯時食傷為用,行東南發福。己未時乃煞,庚申辛酉時乃合祿飛祿,遇印亦可名利;見戊官印、己煞??;忌行丙丁,官煞多貴小富;宜行土金旺地但子少。

          十一月亦有飛祿、食木為用,乃刑合夾丘等格。遇申酉時亦宜,己煞清者貴,次者富。壬癸混劫主用乏。如癸巳癸亥癸酉多互即財官煞印,不忌飛玷。亦有土多即煞印,非邀巳格,兩月同論。

          十二月全陰即煞非飛祿也。先正所謂:“無煞方重用,有煞用難重。”如遇官則化,見己從煞,亦宜印透為吉,怕壬陽混劫金水交爭。其癸干冬月甲寅時無印,士金透劫奇,運宜東南方。乙卯時宜火土。全陰行東南發達,忌庚申辛酉在干。丑月無合祿格,申時酉時乃煞印,忌財方,有劫小畏。

          壬坐申辰子亥中,比全水局甲無功;

          東南北地皆名利,金再相逢又是空。

          壬日坐冬申子辰全,日干本旺,若得辰時或干支別透寅甲食神財,行東南大發,見庚戊爭征不吉。

          以上較長篇幅的摘錄《三命通會》論命的系列詩訣及詮釋,直接原因就是這些論命思想與觀點實在是太重要了不容有所省略。我們知道是,“淵海”派論命的主要依據就是《淵海子評》中的“喜忌篇”、“繼善篇”、“十八外格”和以“四言獨步”、“五言獨步”為主要代表的大量命理詩賦歌訣,而“神峰派”論命的理論依據則是《神峰通考》中的“動靜說”、“蓋頭說”、“病藥說”、“六親說”、“金不換看命繩尺”、“金不換骨髓歌斷”、“崖泉男命賦”、“崖泉女命賦”等論命賦訣;至于《窮通寶鑒》一書論命則純粹是依日干對照月令逐步列出八字組合的數個“關鍵字”來作為觀察八字品質高低的衡量點……這數本命書都是力圖建立一種對52萬種八字類能夠進行全局性把握的論命模式,可惜的是它們的努力或多或少地都存在著重大缺陷而不能系統化且有效。相反的是,只有《三命通會》的這些重要論命詩訣和詮釋才真正構建成一個可以駕馭八字所有類型的宏觀論命體系。這個“萬氐論命體系”是如此的博在精深與渾厚,因此對它們的深入理解和掌握必須要有很堅實的基礎命理功力。

          筆者要特別指出的是,我們去推算任何一個八字都必須要有古命書上的一些具體“經論”作為論命的主要根據而絕不能僅憑日主強弱為惟一標準去作猜測式或“想當然”般去推命。這是因為任何一個八字都有其“共性”或“個性”的規律,古人對這些規律已盡可能的作了大量的有效的可信的研究認識,我們去判斷的時候完全可以參考古人在這些規律上的一些正確認知來作為議命的最主要依據。我們必須要相信古人的智慧,在八字的研究與探索方面古人已經摸出了一條正確之路;至今我們之所以不能很好地推算對八字,主要原因不是古人論命的核心思想和真實理念。當今一些淺薄之人竟然敢蔑視徹底否定古人,完全是狂妄無知的“井底之蛙”,對于這些“井底之蛙”我們無必要與他們去理論了。

          例1.坤造 乙巳 戊寅 戊午 壬戍

          這個女命八字得來的經過是這么一回事。

          筆者是個宗教緣份很深的人,曾對佛經作過較深入的研究,在“六通”上有過一些很特殊的個體身心體驗。去年(癸未)春天曾經到北京的“八大處”公園去瞻仰佛指舍利,完事后出了公園等車。車站側旁剛好有二個擺卦攤的人正在對著一個小紙片討論如上這個女命的八字,當時筆者心情甚好就湊了上去說了幾句命理話;那兩個算命先生一聽我好像也懂,就讓筆者說說這個女命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現在有什么樣事情。筆者興致一來開口就斷,這個女命有男人性格,很有可能是從軍之人,官至副團級;這些年丈夫有外遇,現在正鬧著呢;果然一一不爽。這個女命出生軍人家庭,目前在部隊服役官至大校,因丈夫有外遇正鬧得“滿城風雨”而苦惱著。

          這里簡單的介紹一下筆者推論這個女命的理論依據,即《三命通會》中“春土”的概括性論述:戊土日主生于寅月,寅中甲木偏官無破當權,且日主坐下羊刃;殺刃俱全日主高強,故而定從軍之人。又八字三合火局,有火印泄盡官殺木焦土之勢,喜時上壬水一點輕輕透出抑制火局得中和之道;故而可作貴論。又甲木為夫星,年支巳宮有戊土、日支午宮有己土、月干戊土皆為日干之比劫,有比劫(姐妹)爭夫之象;且桃花犯夫宮,是以丈夫必定外遇。辛巳、壬午、癸未三年甲木夫星逢命中眾多戊己土,是以丈夫這幾年外遇不斷了。

          例2.坤造 癸亥 戊午 戊寅 壬戍

          這個女命是筆者一位好友岳母的八字。這個八字與上個女命八字類似但殺刃位置不同,且局中水財力量也不同,故而二個八字的品質高低就大大不一樣了。

          這個女命八字是戊土生于午月,賦文云“戊日午月歲月火多作印綬”議論,但午中又有己士羊刃又可作刃格論;那么如何選擇呢?年時壬癸亥三水旺相可以去除月令之火而生殺,所以這個八字作刃格逢殺議論,中運走癸亥甲子運官殺透出去盡局中火印之病,貴至共和國部長,晚運走東方官殺之地依然富貴不竭,任職于全國政協副主席位置。

          這個女命八字與《窮通寶鑒》中所論“五月戊士”條文有很多的共性,其文云:“五月戊土,仲夏火炎。先看壬水,次取甲木,丙火酌用,用癸力微。壬甲兩透名君臣慶會, 自然桃浪先聲,權高位顯。又得辛透年干,官居一品。一命辛未、甲午、戊寅、壬子,壬甲兩透,印旺殺高,出將入相,名播四夷。”

          另外,這個女命八字的廣義論也極其符合“夏土”之概括性論述,讀者又可以參考著看。

          例3.乾造 甲寅 丁丑 甲子 乙亥

          這個男命是筆者大六壬面授學員的八字。

          甲木生丑月作雜氣取,但丑中辛金癸水己土三奇未露,且局中比劫眾多分奪己土,印重泄盡官殺之氣,不能按冬木取官印殺印局議論看待,只可取冬木用火泄秀來作論。

          丁火傷官吐秀喜比劫成眾,是以學業過人,現在職讀博士。年上比劫成黨,祖輩貧賤。甲寅乙亥為比劫之星皆坐長生祿位,兄長和一個妹妹皆在公檢法工作。

          這個八字是他本人在吃飯時報出來的,筆者對他的性情、婚姻、學業、工作都作了簡明扼要的判斷。又從98年起重點談了98、99、2000、2001至2004年這些年份的主要人生經歷,令其比較信服。

          例4.乾造 庚戍 戊寅 癸酉 乙卯

          這個男命在國內外特別在港臺是有一定名氣的人,他對數術十分信任且有很高的悟性,他曾有緣對國內外好多的數術成名“大師”們作過考量和接觸。去年國慶前夕在京與筆者認識,自此以后開始跟筆者全力學習大六壬,筆者對其也悉心指導,希望他能在六壬上達到較高深的境界。

          這個八字簡單地看,依天干三奇透出作寶貴論是可以的,但此命主要在藝術上成名而近貴并不為官之象;為什么呢?以年月官星被月令傷官先破去除之故。這個命局主要依傷官佩印議論,極其符合傷食重日主弱印有強根的《子平真詮》對“份官佩印”格局的要求,故主學術精通而著名成功于世。這種八字若無深厚功力是很難斷對其人生運行軌跡的。

          例5.乾造 壬子 丁未 甲寅 丙寅

          夏木取富貴論有二條路線:一者用金水來作官印殺印局;二者用火土傷食生財來作局;大忌金水火土相混雜戰斗而成下下之格。這個八字甲寅生于六月透出丙丁火神可用火土傷食議論,不料年上壬子水合丁去丙傷食乏力無用,未中己土又被局中比劫重重分奪,壬子水印生木去火僅旺了一個日主身子,財官死絕成祿逐馬之象,是以至今孓然一身在京飄蕩。

          這個男命也對數術十分鉆研,曾幫過山東某大師“打過江山”,人是一個很善良實在的人,可惜命運不濟呀!

          例6.乾造壬子 丁未 乙巳 戊寅

          這個男命與上個八字很為類似,也是夏木。這個八字喜戊土透出能去年上壬子水,只要火土旺年可小發致富,但畢竟丁壬一合,戊土又坐寅支去之不盡,格中病癥難愈也難作大富貴論。

          局中身弱財星比劫爭戰,定是離異之象。天月德落在日主,性情慈善又必然矣。

          大凡一個八字拿來必要用《三命通會》中系列詩訣大綱去套大框框,然后細論“去留舒配”和“輕重較量”,這樣方才是一條論命的真路子。

          三、窮通壽夭

          我們知道從一個八字的十神組合和三主四限就可以大致推斷一個人一輩子的主要事象,但是若能夠結合大運的話估計推算會更趨于精確和完整。俗說中視日主強為惟一標準從而劃分出:日主強行官殺財星傷食、日主弱行比劫印梟俱作吉運;日主強行印劫、日主弱行官殺財星傷食俱作兇運的簡單化二分法是十分膚淺可笑的;這是因為一個八字行運的吉兇主要取決于八字全局來言的而不僅僅決定于日主強弱此一點上。

          一個八字行運吉兇的確可以憑藉“病藥”說來分析周詳的。問題是各種命局的“病癥”是千變萬化無有一定準的,都要具體命局具體分析。大致而言,八字命局中的“病癥”有二大類:一者格局之成敗救應;二者日主、用神、相神、格局之間的力量均衡問題。前者可以用“去留舒配”來取則,后者則可依“輕重較量”來比擬。不同的格局行好運時就會體現不同的人生好事;同理不同的格局行兇運時就會體現不同的人生災厄,這些應事當依具體格局來分奪。

          關于人生的種種災難是八字命學研究的重要課題之一,主要包括牢獄、車禍、疾病和死亡等內容。

          關于牢獄之災的看法,一者主要從格局上去判定,特別注重流年對全局的影響。比較典型的是六格之中官殺混雜與身戰斗者、財破印黨殺與身恃勢戰斗者、傷官與官星恃勢斗爭者、傷官羊刃沖動者皆是犯牢獄的主象。二者要從神煞角度去看。

          關于車禍疾病的看法,主要是從八字四柱中十神輕重的角度去把握衡量。

          關于死亡(壽元)的判定,是八字推算中最要緊的最后一環。古人曾對“死亡”(即壽元)命理作過不少探討,比如《淵海子評》中的論格局生死引用就是最重要的一篇文章。其文云:

          夫格局者,自有定論,今略而述。

          印綬見財,行財運又兼死絕,必入黃泉;如有比肩庶有解。

          正官見殺及傷官刑沖破害,歲運相并必死。

          正財偏財見比肩分奪,劫財羊刃又見歲運沖合,必死。

          傷官之格,財旺身弱官殺重見混雜沖刃,歲運又見必死,活則殘傷。

          拱祿拱貴填實,又見官殺空之沖刃,歲運重見即死。

          日祿歸時刑沖破害,見七殺官星空亡沖而必死。

          殺官大忌歲運相并必死。

          其余諸格,并忌殺及填實,歲運并臨必死。會諸兇神惡煞勾絞空亡吊客墓病死官諸殺,十死八九。官星太歲,財多身弱,原犯七殺,身輕有救則吉,無救則兇。

          金多夭折,水盛飄流,木旺則夭,士多呆殺,火多頑愚;大過不及作此論,亦不可拘。一須肯斷二須理會推之,求其生死決矣。

          《三命通會?論壽夭》中則云:“子平以印綬重逢者壽,八字停均者壽,六格犯憎嫌者不壽;余驗人命信然。”

          另外八字命學中又依正印和食神為壽星,以為看人之壽元跟正印食神這二顆吉星大有關系。筆者以為一個人的壽命固然跟八字全局有關,但跟個人稟賦和后天生活方式大有直接之因果關系,故而正印旺相不過不及表示稟賦良好可以獲得高壽,又食神旺相不過不及純粹又不受克損破壞,則表示其人樂觀達天又善飲食營養,這些都是長壽的主要條件。換言之,正印食神所代表的心性淡泊開朗生活安定注意保養的種種特性都是有利于高壽的主象,故而古人謂之為“壽星”是極有道理的。

          大概而言依照一個八字的格局來判定一個人死于何步大運是較清晰的,不過夭亡類八字的確不甚容易看定。但是絕大多數人都是正常生活到老年后死亡,這種人生的典型呈象信息筆者是很容易看出來的。換言之,看一個人死于大運何字上面是較容易的?,F代有些術者以為死亡不可推算這純粹是胡說八道,死亡作為人生命運中最重大的一個生命現象,是有其必然之規律可追循的。它代表著一個“小天地”(小宇宙)的毀滅與消失,自有其命運層面上的意義和在大天地中演化形式的結果。

          例1.坤造 戊申 己未 戊申 己未

          這個女命是北京易友張計華在壬午年春天首次拜訪筆者時讓看的一個八字,筆者見壬午流年日主戊土犯太歲又見羊刃,又羊刃逢合時月兩支,屢犯羊刃流年之大忌;又八字全局年日月時屢犯病符伏吟,就開口直斷壬午歲有生死之災。果然已在壬午年農歷三月份(辰月)因子宮腫瘤不治而死亡。

          例.2乾造 壬子 甲辰 庚午 乙酉

          雜氣傷官格,傷食太重財星虛浮反而有背祿逐馬之勢。庚日用甲木為偏財,甲辰之木固然衰微,主父親一生貧賤;但甲木偏財未受其他庚辛字攻擊反有年上壬子水生助,主父親貧賤但又高壽。但今年甲申父親偏財出頭重現又三合水局來泛木,恐農歷三月份父親難過。這個命主對筆者所推斷還半信半疑,但事實是其父果然在甲申年辰月丙戍日巳時去世了。

          大凡看一個人六親死亡的信息,首先要根據八字全局來定此一六親的壽元高低如何,然后結合歲運去斷。

          例3 .乾造 戊申 壬戍 庚午 戊寅

          這個男命用年上戊士偏印為祖父;戊土自坐長生又得地支火局相生,可知祖父必為高壽之人?,F大運丙寅沖申金又正是戊土之七殺,又知祖父必死于日主丙寅這一步運中。去年癸末中太歲戊癸一合去之,祖父去世。

          例4.乾造 癸卯 甲子 庚寅 壬午

          這個男命金水傷官見日時木火本作貴命論,不料運走西北;第三步走辛酉羊刃大運形成傷官背祿的格局,于癸亥年因搶劫殺人而判死緩?!锻〞?金聲玉振賦》云:“水冷 金寒兼拱北,身世浮沉”其釋:“金水傷官只宜東南行運吉。”金水份官為什么喜走東南忌行西北呢?以金水傷官本身已背祿又行西方逐馬之地,財官死絕身世就難免孤獨飄浮了;金水傷官運走東南財官之鄉為向祿臨馬則作吉論了。

          大凡八字中以金神庚辛申酉為天地真殺氣,又會兇神諸惡煞最容犯牢獄之災。

          例5. 乾造 丁丑 癸丑 壬午 癸卯

          5歲大運壬子,流年壬午

          這個男孩壬水生于臘月寒冬水冷土寒,全憑年干丁火用神通根支午宮而作生機看;不料月時干癸水破丁,大運壬子流年壬午與日柱伏吟水勢泛濫無收,陽刃又沖火星煙滅,竟于壬午歲臘月初四中午上廁所時跌入糞泄淹死。

          這個男孩之所以夭亡,主要原因是冬水泛濫而無土神堤防,其死于糞池也是水勢波蕩之象也?;蛟贫鶅?,何來水神泛波之象,乃是命中丁午火解凍而水揚聲也。壬子運壬午歲會命局中三水,五水洶涌物極則反而夭也。

          例6. 乾造 壬午 乙酉 壬午 丁未

          這個男命因為患咽喉癌在辛巳歲做手術后情況良好,但因其畢竟為惡疾令家人十分擔心?,F看這個八字的壽元,印格用財星破印生官,身主不旺而有官化為殺之象,火財破金印,故患咽喉氣管肺部之惡疾?,F行乙卯傷官沖擊提綱,64歲換運丙辰,財星透出又為日干墓地大兇。但辰中有水余氣助日又辰酉生金,病情不會惡化而致無救。惟74歲交丁巳大運,丁火偏財乃酉印之七殺,原局“病癥”重遇又三會火局日主絕地,必死于丁字一運上了。

          第七章 我的一些命學文章

          自2002年春天開始,筆者開始撰寫一些文章來宣傳發揚傳統命學的主要核心思想。這些文章主要發表于《易海方舟》、《易友園地》極一些互聯網之周易網站上,引起了一定的反響。為了方便讀者對傳統經典八字命學的認知與理解,本章將收錄一些已發表和未發表的稿件來作為本書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一、 八字用神原意考辯

          二、 八字命學道統綱要

          三、 八字命學道統精要

          四、 八字命學道統論要

          五、 大匠

          六、 獅子吼

          七、 八字全局觀

          八、 年柱論要

          九、 八字經典命書論略

          十:破除《滴天髓》之學術迷信

          十一:心花發現

          論文一:八字用神原意考辯

          用神是八字論命的核心概念。絕大多數的古書如《命理約言》、《命理探源》、《滴天髓》、《子平真詮評注》等皆人命局中和平衡的角度出發,以日主的強弱為依歸,從扶抑、調候、通關、強寡等多方面來找出命局病癥(不平衡)所在,然后選擇一個針對病癥的藥物來治療解決;此類藥物就是“用神”。受上述古書的影響,現代人的著論命或研究八字都是按照此一用神概念(定義)來展開的。那么要問的是,八字學的祖宗書源頭書《淵海子評》集大成書《三命通會》是否也持上述的用神觀呢?八字學的發明者徐子平、傳承者徐大升、集大成者萬育吾的腦子里的用神觀又是什么樣的呢?這就要我們去挖掘探索。

          研究一種學術,必須要追根溯源。了解最初發明者、傳承者、創造者、集大成者們腦中真實的原始的學術理念,而不能僅憑后來研究者們的一些所謂的“研究”論述為依據去舍本逐末地來想象認識學術的本來面目。學習八字命學應同樣如此,我們要去找根尋源。任何學術都有個“源清流濁”的問題。就是講在一種學術創造發明的伊始,學術上的一些概念、觀點、立論都是一般比較明朗清晰的;這就是“源清”。隨著學術的發展后來研究者的大量卷入,一些研究者往往會憑借個人的“小聰明”去妄加猜測曲解甚至無視發明者們在學術上的一些很明確的觀點或理論,并且著述成書遺毒后人;這就是“流濁”。這種學術的流弊在八字命學的發展過程中顯得猶為突出。比如八字中的陽刃《淵海子評》《三命通會》在“論陽刃”章節里都明確無誤的記著“甲丙戊庚壬五陽干有刃,乙丁已辛癸五陰干無刃”此一觀點特別明確,可偏偏現代不少人愛鉆牛角尖來論證五陰干之陽刃,豈不太枉費心思?當然,這里的“陽刃”問題尚是小節無妨大局??善诎俗种械?ldquo;用神”此一核心概念之上,我們絕大多數人受《神峰通考》“病藥說”的誤導,曲解用神原始本義并未從根本上弄清“用神”定義的本來面目。我們研究命學在多看古書少看現代的書;要多看古書中的源頭書祖宗書集大成書,少看古書中的后來者書一家之言的書文人寫的書。八字學中的祖宗書首推《淵海子評》,集大成書莫過于《三命通會》。至于其他《通考》、《探源》、《滴天髓》皆其枝末矣。況且《淵海子評?會要命書說》講“夫造命書,先賢已窮盡天地精微之蘊極矣。”是書的原理可以“刪繁就簡,永為矜式”??纯催@句話再對比一下現今易學界,哪來那么多的八字新體系發明新理論?反而異端邪說風行于世什么“隔不作用”“天干與地支不能直接生克”“月令決定日主旺衰的百分之五十”“虛實作用”等奇談怪論,聞所未聞匪夷所思讓人大惑。

          關于用神概念的原始含義,在《淵海子評》中有白紙黑字明確無誤地記載,絕非后人所謂“藥物”用神觀?,F筆摘錄其中的賦文詮釋,征之于《三命通會》中的相應條文來全面闡釋證明兩書中所表述的古人真實的用神思想還歷史一個清白。筆者因為弄清了用神的真實含義之后再來看八字得心應手,為人析命屢屢在驗。要強調的是筆者為人推命,都是領會了《三命通會》《淵海子評》兩書的實質精神去作實踐的并沒有任何創新變法。

          《淵海子評?繼善篇》賦文云“欲知貴賤,先觀月令及提綱。”其詮釋“月令乃八字之綱領。更知節氣之深淺,以知禍福。如寅有艮土,余氣七日半,丙火寄生又七日半,甲木正令共十五日。此中不知用何為禍為福。見正官正印食神則吉,傷官偏印則禍矣。”這里的“不知用何為禍為福”一句頗為重要,其中的“用”字是針對后文中“官印食、傷梟”來言的。又賦文云:“用神不可損傷,日主最宜健旺。”其詮釋為:“如月令有官不可傷,有財不可劫,有印不可破。凡柱中有用之彈,不可損壞仍要日干強健則能任其財神。”請注意:這里的“用神”被表述為“柱中有用之神。”如何為“有用”?就是要求“不可損壞,”官被傷、財被劫、印被破是矣。又賦文云:“取用憑于生月,當推究于淺深;發覺在于日時,要消詳于強弱。”其詮釋為“用者,月令中所藏者。如甲木生于十一月,乃建子之月,既依子中所藏癸水為用神;癸為用,忌土克之,要日時相輔其旺相休囚可也。其余仿此而推之。”這段文字很是重要首次明確提出用神定義,并且舉例說明佐證。何為用神?用神是指月令中所藏的人元而非后人所謂的“病藥之用神。如何取用神?一要從生月中所藏人元的淺深來定奪;二要以日時來挖掘發覺考慮用神的強弱。“取用憑于生月”強調取用神首先要從月令中去看取,更重在推究淺深,即月令中所藏的人元何者當令,以知禍福。“發覺在于日時”,就是講用神也可以從日時干支來取用。這就古命書所講的日貴、魁罡、金神、時上偏財、時上一位貴等格局的原因。另外用神要“消詳于強弱”,要考慮用神的旺相休囚。這句話跟《三命通會?論正官》中所講的“日主用神太盛,宜時以節制之;日主用神太衰,宜時以補助之。柱中雖有兇神,時能節制,亦不能為禍,此看命之要法也”的意思是一樣的。用神太盛要克制,用神太衰要扶助。若按大多數人的“藥物”用神觀來看,用神宜旺不宜衰,豈有用神太盛要節制的道理?故而從中可以看出原始的用神觀跟俗說用神觀的確完全不是一碼事。此段文字中的“取用”兩字最值推敲玩味。下面請看《三命通會?論正官》中講“取官星不必泥月令支辰,或月日時干支,只一處有,不曾損傷,皆可取用。”再看《通會?論傷官》中講“傷官者,我生彼之謂;乃甲見丁、乙見丙之類。甲用辛為官,丁火乘旺盜我之氣,克制辛金,使不輔甲為貴,故名傷官。”又看《通會?論陽刃》中講“甲見已為妻財,四柱卻有乙卯,己土受傷,不能扶甲,故主克妻子。歲運復臨,劫刃旺相,誠所不免。如別位逢庚辛申酉,庚能邀乙為妻,即成眷屬,不為甲之七煞,辛輔甲為貴,能克破乙煞,反兇為吉”。還看《通會?論十干坐支兼得月時及行運吉兇?甲乙》中講“六甲日用辛為正官,庚為偏官,戊己為財。如年月時中透出戊己辛字,生三秋四季及金土局,財官有用。"這里“甲用辛為官”中的“用”就是“取用”、“取作用神”的意思。又“取官星不必拘泥于月令”一句更表明,能否取辛金作日主的用神,關鍵在于官星是否受到損傷而不在于位置。此官星不傷損則可以“財官有用”,“有用”就是官星有氣旺相能發揮作用。如何發揮作用就是“辛輔甲為貴”。如果辛金受丁火克制沒法作用了,那么“辛金不輔甲為貴”。再如己土為甲木正財,己土受傷,就不能“扶甲”了。用神的作用是什么呢?就是“輔”“扶”日主,其意就是用神有氣就可發揮作用來輔助日主。一旦受傷用神就無法作用為。日主效勞了,“辛金不輔甲”“己土不能扶甲”了。至此我們就可以深切理解“取用”的原意,取柱中旺相有氣可以發揮作用服務效力于日主的吉神而已,并不是什么“病藥”之神?!稖Y海子評?寶法第一》中講:“子平一法,專以日干為主,而依提綱所用之物為令,次乃年日時支以表其端,,。在其注文中最是明確白紙黑字地講“用神者,月中所藏之神以之為用。”(此段原文請參考上海廣益書局《淵海子評》版本)這里的“用神”定義最為清晰,其中的關鍵詞眼是“以之為用”;何意?取月令中當權的人元來發揮作用服務日主;財官印食吉神為日主作用服務吉命;殺劫梟刃傷為日主作用服務兇命。

          下面再來看《淵海子評?群興論》中的用神觀是什么樣的?,,夫人生有富貴之榮而當興,富貴而且享福而保其終身,其故何也?蓋四柱中身主專旺,而其所用吉神或為財、或為官、或為印綬,俱歸祿當權得令,不偏不雜又無刑沖傷損克害,方為富貴本源之不雜也。”這段話徹底表明富貴享福之人,所用用神皆是吉神財官印食,日主身旺能駕馭能為我所用,這些用神義帶祿得令無傷損可以發揮作川而來保護日主享受富貴終身。義云:“夫人之生又有窮餓其身,愁苦孤寒顛倒無何;一旦逢時興然而起,或當盈財滿屋白手莊田,或致君澤民獨步臺鼎;斯人也前后異見,其故何也?蓋因柱中日主生氣未旺,所用貴神悉皆得位而成旺,又且合格,奈何日主無力不能勝任其福亦勞困偃賽;忽逢運扶其日干得其強健,用神出虎嘯風生,原命用神方為我用我其乘之,則勃然而興。是偏氣乘和,衰以遇旺,故迎吉而能崛起。若夫建業創功,有大小之不同,當于所遭命之輕重,辯之可也。”這段文字最為重要從中完全可以看出《淵海子評》用神真言意義所在?!稖Y海予評》認為“崛起”之人的八字的根本問題不是局中沒有用神,是有用神旺相可以發揮作用而且合格,只是原因在于日主太弱不能勝任駕馭用神無法被我所用的緣故。一旦霹主身旺日主強盛可以駕馭原局用神,則原命用神方始被日主控制來發揮作用為日主服務效力,則日主乘之虎嘯風生橫發矣!若依后人的病藥用神觀來看,這種八字的用神是在比肩印綬,走身旺運就是用神大運,豈有“原命用神為我所用"一說?兩者之差異不閽不是顯而易見的嗎?實際上這段文字說明古人取用神的本意是不在于日主強弱如何,首先在于局中財官印食是否存在是否旺相是否損壞。任何命局只要財官印食生旺不遭破壞日主有力借財官印食為我所用皆是富貴之命。若日主衰弱無力駕馭吉神用神那么不勝其福亦為艱難之命,只有走身旺運,原命用神發揮功用被我日主利用始可大發。如果局中無財官印食只有殺刃劫傷,無論身旺身弱下賤命無疑?。當然兇神如果制化也可借來服役日主,則日主也可富貴一番了。

          至此筆者深深地體會到了八字學創造者們心底最真實的用神觀。所謂用神,服務于日主為我發揮功用效力的吉神而已(兇神則要制化后方可用)。日主就是命局中的君主皇帝,用神是命局中的人臣。日主有力自可駕馭用神大臣來替君主服役造福日主。日主無力無控御之則用神大臣自擅主張不肯效力盡忠于我身矣。至于看命要先看提綱月令關鍵在于月令相當于大臣中的內閣首腦,關乎日主禍福最重。況且月令是天命的體現。命無令不行,令無命不立。一個人的沉浮一生是老天爺“造化”的杰作體現了“天命”的意志。此一“天命”就是主要從月令中表現出來的,換言之天之所命就是月令了。

          至于局中兇神要取作用神為日主發揮作用造福日主,則首先要制化之。比如七殺要制要化方可假殺為權為日主所用,此即《淵海子評?論七殺》中取“君子控御小人之道”的比類論述的確切含義。其他傷、刃、劫、梟莫不如此。

          因此研判八字首先要看日主盛衰以定駕馭能力是否勝任,再看局中月令何神當權得令。吉神要生要扶,兇神要制要化。日主有力吉神生旺拱護則一生富貴,兇神生旺肆虐則一生貧賤;吉兇神不一則一一生成敗不一。后人不明八字創造者們確立的十神分別竟妄稱十神無吉兇分別謬誤太甚了。須要說明的是《淵海子評》《三命通會》兩書論述財官印食殺劫梟刃傷之章節,皆是按月令來展開的,研讀兩書不明此理則會有離題萬里之謬。

          當然,這種論命用神觀僅符合正格,外格則又不盡然矣?!稖Y海子評》講“正雜氣憑財官印綬為貴,富貴之命,若成外格時,要全無點財官,方為富貴之命矣。”最后要說明的是現代入用“病藥”用神觀來論命也時有應驗,根本在于它所擇用神同月令碰巧是重合一致的緣故。

          論文二:八字命學道統綱要

          關于“道統”這個范圍與運用,主要來源于儒家。“道統”一說最早由唐代韓愈提出,后被兩程及朱熹所繼承,以示理學得承孔盂之道的正宗與主流。今天,筆者運用“道統”范疇來概括范圍八字命學的主要源流,為的是繼承八字先賢徐子平、徐大升、萬民英、沈孝瞻四位先生一脈相承的命學本真理念,用以區別于后世張楠、陳素庵、任鐵樵、袁樹珊以及當代諸多術土旁門左出的命學支流與歧途。八字道統的主要學術思想是要恢復八字學本來面目,澄清后世術土的種種流弊與偏執,掃除歷史塵埃還真相于天下。

          大概而言,八字道統主要是依徐子平先生的《碌珞子三命消息賦注》徐大升先生的《淵海子評》、萬民英先生的《三命通會》沈孝瞻先生的《子平真詮》四本書為根據,運用經學研究的考據、訓詁方法,闡發四位先生原始的真實的用神、十神、格局、歲運、神煞諸方面的正確理念,清晰完善八字命學的經典理論體系,讓當今以及未來世后學得以窺探命學全體,使此一學術得以長久維繼與發揚光大。

          一、用神真實理念考辯

          一般八字俗說中皆以“病藥”用神觀為依歸,認為治療命局“疾病”的“藥物”就是用神。這種觀點自《神峰通考》的“病藥說”肇其源頭流濁至今,后世學者莫不以為其是正理,遂至數百年來鮮有學人窮詰其說。那么要問的是子平、大升、民英、孝瞻四位先生是否也持這種“病藥”用神觀?事實上根本不是!

          關于用神概念的原始理念與確實含義在《淵海子評》中有白紙黑字明確無誤的記載,絕非后人所謂的“病藥”用神觀?!锻〞贰墩嬖彙穭t稟承《淵?!反艘挥蒙窭砟钊フ归_討論命局的。這種“展開”在兩書中都有廣泛的明顯的論述與記載,從中可以看出命學道統的一脈相承與流傳。

          《淵海子評?繼善篇》賦文云:“取用憑于生月,當推究其淺深;發覺在子日時,要消詳于強弱。”其釋:“用者,月中所藏者。如甲木生于十一月,乃建子之月,即以月中所藏癸水為用神。癸為用,忌土克之。要日月時相輔其旺相休囚可也。其余防此而推。”這段釋文十分明白,八字中的用神就是專指月令中所藏的人元而非什么“病藥”之用神。又《淵海子平?論寶法》講:“子平一法,以日為主,只看提綱為重,次用年日時支合成格局,方可斷之。皆以月令為用,不可以年取格。凡看子平之數,取格不定,十有九差。”在其注文中最是白紙黑字地講:“用神者,月中所藏之神以之為用。”(此段原文請參閱上海廣益書局版《淵海子評》書第72頁)這里的用神定義最為清晰,其中的關鍵詞眼是“以之為用”,何意?就是取月令中當權的人元(即“節氣淺深’’中的司令之物)來發揮作用服務日主。關于這種專取月令人元取作用神的觀點,在《淵海子評》的“喜忌篇”、“繼善篇”、“群興論”、“論興亡"中都曾反復談到,請朋友們查書證實以示我之不誣。

          《淵海子評》既持如是用神觀,那么《三命通會》真的是稟承此一用神觀點嗎?請看萬民英先生書中的議論?!锻〞?論人元司事》中講:“……天地各正其位,成才于兩間者,乃所謂人也。故支中所藏者主命,謂之人元,名為司事之神。以命術言之,為月令用神。經云:用神不可損傷,日主最宜健旺是也。”請注意:萬民英先生的確繼承了《淵?!返乃枷?,用神仍被表述為:“以命術言之,為月令用神。”在實際評命中萬民英先生一直稟持這種用神思路。比如其在論夏木中有詩云:“甲乙夏生四五月,庚辛帶水卻為宜;土神未月連金用,不透傷官貴可知。”其釋:“甲乙夏生,乃食傷與財為用……。”再請注意釋文明顯與《淵?!返挠蒙裼^是完全一一致的。因為甲乙生于夏季剛好是夏季中火土人元當權司令,火土對甲乙日主來講就是食傷與財神,因此方有“乃傷食與財為用”一言。像這種例證在《通會》一書中比比皆是,惜后人粗率不肯細細體味以至難于了解其中“真意”了。

          《子平真詮》一書則獨得《淵?!贰锻〞范?,惜民國徐樂吾妄知妄作去做所謂的“評注”,誤導后人其過不小?!蹲悠秸嬖?論用神》中開口就講:“八字用神,專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財官印食此用神之善而順用之者也;煞傷劫刃此用神之不善而逆用之者也。當順而順,當逆而逆,配合得宜,皆為貴格。”此段文字最為經典重要其中透露了三層命學道統的真實理念:一者用神專指月令人元包括財官印食傷刃之類十神;二者用神有十類(即十神);十神是要分吉兇的,要順逆取用配合;三者用神所在就是格局所在;月令用神格局是三位一體的。關于此三條中的后二者筆者將會展開討論證明。這里強調的是:沈孝瞻先生腦中的用神的確是“道統”中的用神觀還是以月令人元來確定的??上У氖切鞓肺崾喜唤庥蒙癖疽馔髯⒔?,以“扶抑”、“病藥”、“調候”、“專旺”、“通關”五法來講取用神,大放闕詞貽誤后學真令先賢在天之靈寒心。臺灣武陵出版社出版的陳致極先生的《八字與中國智慧》書中發現了徐樂吾氏此一荒唐做法,作子嚴厲地批駁可謂慧眼獨具。

          《神峰通考》“病藥”說一出數百年來無人真正洞察用神原始理念,大多數人以訛傳訛其說不知蒙蔽了多少后人??籍斀袷蓝嗌偃巳猿制湔f來研究命學,根本已失縱然舌吐蓮花下筆千言也已悖離大道矣。

          二、十神吉兇性情分別考證

          一般八字俗說中以為官、殺、財、傷、食、印、梟、刃、劫等十神是不分?吉兇喜忌的,可以視官殺為一一類、正偏財為一類、印梟為一類、傷食為一類、劫刃祿一類。此種俗說流行已久牢不可破然其說真有道理乎?錯,大錯特錯!《淵?!贰锻〞贰墩嬖彙啡龝苑质窦獌葱郧閬矶▕Z,從無徒以日主強弱為惟一標準來衡量混沌十神的。關于對命學道統的論述與證明,筆者從不作空穴來風辦戒附會臆想,只是盡量貼近真實理解古人書中所表述的原意。對于十神要分吉兇性情這一歷史事實,筆者也是有根有據的。

          《淵海子平》中的“喜忌篇”是命學中的經典賦文,所謂的“喜忌篇”賦名,其釋就是:“喜者,吉神也;忌者兇煞也。”這跟《淵?!分械牧硪?ldquo;愛憎賦”如同一轍。至于其賦文中的“若乃時逢七煞,見之未必為兇;月制干強,其殺反為權印。”則清楚地表明:“時逢七煞”一般都作兇論;只有月上制伏,才可化兇為吉。又賦文云:“若逢傷官月建,如兇處未必為兇。”其賦文表述方式與前句一樣,月令傷宮本來就是“兇處”口又“劫財陽刃,切忌時逢;歲運并臨,災殃應至。”則是直接了當地認為劫財陽刃就是大兇神,絕對不可歲運并臨。只有在“日干元氣”的情況下“時逢陽刃不為兇。”“繼善篇’’中則云:“官星正氣,切忌刑沖,”以為官星吉神不可以犯刑沖傷害。又云:“小人命內,亦有正印官星”“君子格中,也犯七殺陽刃。”其釋文也說明,小人命內雖得正印官星吉神只因為破傷破壞了,所以不成君子反成小人之命。至于君子格中雖犯七殺陽刃兇神只因兇神制伏了,所以反不為小人而作君子看待。從這些釋文中可以看出《淵?!肥菍⑹穹旨獌吹?,不可將它們混為一談。并且兇神要制伏方不為兇,吉神若遭破壞則不成吉。細言之,吉神要生之助之,兇神要制之化之。如果吉神不傷,必為吉利;兇神不制,則必施虐。個中道理,顯而易見。

          《三命通會?明通賦》中清楚地講明了十神吉兇分別及轉化條件。要知道“明通賦”乃徐子平手撰,后世的“喜忌篇”、“繼善篇”,皆是從此賦中增刪摘錄重新加工而成。因此萬民英先生對此賦極其重視,詳加注釋發明子平遺意,實際今子平家中第一賦文矣!

          賦文云:“向官旺以成功,人格局而致貴。官印財食為吉,平定遂良;煞傷梟敗為兇,轉用為福。”萬氐釋文:“五行臨官帝旺在四柱為本宮成功之地。人格局則貴,破格局則賤。如官印財食本是吉神,須無傷克沖刑破敗,則為平定遂良,乃人格也。煞傷梟敗本為兇神,若有制伏去留合化,是謂轉用為福,亦人格。觀下取用諸格局,其喜忌自見也。四吉四兇,格局之最重者也。”上段萬氐釋文何等清楚明嘹十神要分吉兇。吉神不可傷損,兇神務須制伏,此乃一定規矩也。其論與《淵?!沸男囊?,夫復何疑?

          至于沈孝瞻先生所以為:“財官印食,此用神之善而順用著也;煞傷梟刃,此用神之不善而逆用之者也。”其觀點何等鮮明十神要分吉兇定性。這與徐樂吾、任鐵樵之所謂的十神“名稱善惡,無關吉兇”謬論何等迥異!財官印食,正是因為其為吉神,所以方有“三奇真貴”之說。所謂“男命身強,遇三奇為一品之貴”“財官印綬三般物,女命逢之必旺夫”是也。不論男女命局只要四柱全部透出財官印食三奇四吉地支通根不犯重大刑沖克害都作富貴好命看,十不失一諸君請試驗之。

          三、六格大綱

          一般八字俗說中將格局理論棄之如敝履,殊不知《淵?!贰锻〞贰墩嬖彙分T書最重格局,先賢研命之心血精髓全注于斯,道統在茲!后世不學無術之徒不解古人妙理徒以淺見亂人耳目,不亦悲乎?甚者將格局與用神分裂開來以至謬說流行于世自相矛盾,鮮有智者指出其中之弊。愚雖不才幸探得古人心懷,不揣淺陋誠惶誠恐欲將個中先賢理念傳以現在乃至未來世;若能裨益開示后學少滋疑惑,則余之幸哉!道之幸哉!

          傳統論格大綱,專重官、印、財、殺、傷、食六格。實際上六格的確定,主要是依據月令中的人元用神定出來的。換言之,月令人元一字可定用神格局也。格局即用神,用神即格局是也(此處格局乃“正格”也)。對于恢復月令用神格局本來統一一的歷史面目,我們可以從《淵海子評!論大運》中看出:“古人以甲子、乙丑名支干、六十甲子用“花”字,皆是以木喻之。若天干地支得時自然開花,結子茂盛。月令者,人元也。命運就從月上起。臂之樹苗,則之見苗,財知其(樹)名,(見)月令用神則知其格……”這句話中“(見)月令用神則知其格”是個關鍵,表明從用神知格局跟見樹苗而知樹名一般仿佛,見樹苗則知其樹名,見用神則知格局也。顯而易見,用神跟格局實質上是一回事。命運從月上起,緣何?月令為命也。命無令而不行,令無命而不立。運從月上起,月為運元是也。是故學者精研人命,務須圍繞在月令此一核心字上也。

          關于月令、用神、格局的三位一體,《子平真詮》講的最為透徹,所謂:“八字用神,專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生克不同,格局分焉。”這句話徹底表明沈孝瞻先生確已探得古人正統所在指出用神格局的統一。至于用神分吉兇“逆順配合,皆成貴格,,說,更顯出先生荷擔八字傳統的王者風范。自明至清數百年間,先生一人而已矣。

          六格配合成立大綱不外是據于月令用神吉兇來采取順逆手段:財官印食吉神屬月令,歲時柱有十神生之護之,是為順用,可成貴格。所謂“是以順而用之者,則財喜食神以相生,生官以護財”此財格也。“官喜透財以相生,生印以護官”此官格也。“印喜官煞以相生,劫才以護印”,此印格也。“食喜身旺以相生,生財以護食”此食格也。此四者吉神順用之征。至于煞傷殺刃兇神居月令,歲時柱有十神制之化之,是為逆用,可以成格。所謂“不善而逆用之,則七煞喜食神以制伏,忌財印以資扶”此煞格也。“傷官喜佩印以制伏,生財以化傷”此傷官格也。“陽刃喜官煞以制伏,忌官煞之俱無”此陽刃也。“月劫喜官以制伏,利用財而透食傷化劫”此月劫也?!墩嬖彙穼Υ朔N種歸結:“此順逆之大略也。”

          實際上,按日干跟月令地支生克又分為十神十條目,古人議論精微將之說結成六格大綱,又可散之為官、殺、正財、偏財、印綬、梟印、傷官、食神、建祿(月劫)、陽刃十類組合;統一此二者方為完壁。觀《三命通會》“卷五”所述就是立足于十條目展開的;并且緯以年日時十神吉兇喜忌辯論全面。大凡論命格局皆依月令為權柄參之喜忌而順逆取舍,貫通年月日時四柱八字,成中有敗,敗中有成,傷中有救,千變萬化, 總以一理以權衡;個中精蘊請詳觀《子平真詮》篇幅當中縱橫議論。

          四、歲遠流轉

          一般八字俗說中或以為大運重于流年、或流年重于大運;或大運兩字共管十年、或兩字分開各管五年種種不一。至于真正歲運命局關系少有人真正去據理證明,愚精研熟讀《通會》不下百余遍,十二卷篇幅文字無不慮心涵泳反復沉潛,揣磨先賢心髓貫徹《淵?!贰墩嬖彙氛\恐臆會誤解古人正法意思。幸讀《通會?明通賦》釋文其中講述歲運關系最為精邃,從中可以探得《淵?!氛撌鰵q運關系的原理依據。

          萬民英先生云:“歲者,.天之所覆;運者,地之所載”此論最具見地切中歲運實質關系,愚讀此論心中對《淵?!分械臍q運君臣說、流年重干大運重支的種種疑問渙然冰釋悟性大開。歲既象天之所覆,干者,天象也;是以流年當重干也。運即象地之所載,支者,地象也;是以大運當重支也。其理之誠是意味深長不易得也。歲運既擬天覆地載則八字命局自然為人也,人居天覆地載之中遂有萬千氣象無窮造化焉。

          歲運即象天法地,則《淵?!分姓撌鰵q運關系“君臣說”也可理解的一清二楚。請聞其詳:歲象天,天者乾道也,統君道也、夫道也、父道也;運象地,地者坤道也,統臣道也、妻道也、子道也。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三綱既定,五常遂分,則歲運“君臣論”豈不明白?自然歲運關系中以歲統運而已。歲為君運為臣,君為主臣為輔,一言可以定矣。是以流年吉大運吉,其歲必吉;流年兇大運兇,其歲必兇不待言矣。若流年吉縱運兇,也無妨其吉;若流年兇縱運吉,也無妨其兇。此四條可視為歲運關系總綱目

          將十神吉兇分別格局組合喜忌配之歲運支干,則歲運變化可概觀曲。

          五、神煞輔佐

          神煞既有豈是先賢空設故弄玄虛?壬占中神煞占驗比比皆是。大概而言八字論命之神煞,吉神專重于天乙貴人、天月二德、兇煞專重于孤辰、寡宿、華蓋、劫殺、亡神、桃花、驛馬、羊刃、空亡、紅艷、羅網數者而已,并不十分復雜。萬民英先生稱:“神煞者,天地五行精氣也,各有所主吉兇。論命者先推五行體制格局。然后參以神煞,觀其事類。”又云:“五行所司者,命也;論命必先以之五行四柱格局,次論神煞吉兇,可以較量禍福之輕重而已”“先論五行見根基之厚薄,分格局之高下,二者相參,庶不差誤”先生之見可作后人程式。

          論文三 八字命學道統精要

          八字命學道統體系它的核心內容就是傳統經典六格大綱,所謂的經典六格就是《淵海?百章歌》中所涉及的:“一官二印三財位,四煞五食六傷官;六格局中分造化,高低貴賤幾千般。”《通會?論古人立印食財官名義》云:“徐子平識破(造化)此理,故只論財官印食分為六格,而人命之富貴貧賤壽天窮通舉不外是,其余格局不過自此而之耳。”

          八字命學由于將近上千年的傳承與嬗變,命學道統的本真被后世一些術士們所謂的“研究”肢解穿鑿附會的面目全非,乃至呈現出一條“源清流濁”的歷史軌跡。就是直到今天尚有完全是由主觀淺俗臆想堆徹而成的什么“新法”、“正宗”之類流行于世盅惑人心,謬稱古人取六格論命可有可無完全是古人無中生有瞎忙乎;反而提出什么格局只有“扶抑”“化氣”“從格”三類的混話胡話來,坐井觀天夜郎自大靠一些人吹噓不亦悲乎?事實上古人論命只有“六格”之說,再無其他。就是《真詮》所涉及的“陽刃”“祿劫”之類實際上也可以歸人“六格”中討論。因此任何人研究八字命學如果不涉及六格或者不按六格路線去走,那么就很有可能滑人命學研究的支流與岐途中去,不太可能會真正把握命學法脈的正宗與主流所在。

          實際上對經典六格宗旨的把握并不十分困難。首先要明確用神就是月支中司令的人元,用神與格局合二為一。其次要了解十神的吉兇分別與定性。再次配合四柱關系:年為根本造化之主統管一生;月為提綱為用神為格局為論命中心;日為命主貫通三元四柱五行;時為輔佐平生操履所歸之處關乎格局成敗。最后要掌握“中和”與“平衡”兩大原則:一者日主和用神皆須生旺中和,不可太過不可不及;二者日主和用神盛衰須保持“平衡”不可相差懸殊導致傾覆不成造化。

          四柱八字當中以年干最尊最關乎人一生造化,特別是月令人兀透于歲干之上,則人生大局一定。若年干通根歸祿于年日時支,則年干所示呈象必然會影響貫徹人的一生,若年干衰弱則對日主影響稍微。一般來講年干與月令幾乎可以相提并論,絕對不可等閑視之。印食財官四吉占據年干則福,殺傷梟刃四兇占據年干則禍。四吉之中以官星為福氣最重,四兇之中以殺為災殃最大;是以《通會?論命口訣》云“凡年干上有日之官星福氣最厚,有日之七煞終身不可除去。”一般術者都未能充分認識到年干在四柱中的重大影響,因此在論命時往往算不到位。比如己卯、乙亥、甲寅、庚午;乙酉、戊寅、庚申、戊寅;己酉、乙亥、甲辰、乙丑此三造男命,局中皆身旺劫旺都是克妻之命,雖夫婦不和但由于妻星占據歲干且與日主相合,相伴一生之象難于離異。第一造身旺劫旺個性剛強有大男子主義欺妻之象極明;但妻星通根歸祿時支根基深厚克之不倒,千離萬離終不能散伙。且財神有用劫旺克之不盡,身旺可任小富之命。第二造局中主要木金兩行沖戰是身(夫)與財(妻)戰,最典型的夫婦硬配之象大吵大鬧一生不休。第三造日柱與年柱天地德合君臣慶會月柱比劫奪財,雖有大男子主義傾向尚戀及妻子刑克甚少。局中身旺財旺可以發財;但又劫旺一旦財旺又被劫奪,是以僅僅小富而已難發大財。

          關于時柱的運用《通會》對此極其重視,認為:“時為歸息之地,吉兇全在時消息。日主用神太盛,宜時以節制之;日主用神漸衰,宦時以補助之。柱中雖有兇神,時能節制亦不能為禍。此看命之要法也。”因此六格大綱最忌敗格敗局字透露于時柱之上,縱歲月日之柱配合成格結局必敗。比如正官格或喜帶財或喜佩印,但就怕傷官時上出現生旺,晚景必然慘敗。又如月令正財格若時上七煞透露,縱身旺可任月令財神可以發財致富,但畢竟時上七煞盜月令財氣攻身,發財之際必然禍殃相隨,發財之日就是禍發之時豈不凜凜然哉?當然反過來講成格一字透露在時柱生旺有力,縱一生風浪坎坷晚年終有成功之日。故而《淵海?正官格》認為:“月內有官星,時上有財星,真貴人也。”為何?官格喜帶財佩印皆可成格也。

          研究八字六格歸根到底在于對干支力量盛衰的確定之上,后世術士們不解個中妙理竟以月令為惟一標準來衡量局中其他字的盛衰荒唐不堪。關于局中天干的旺衰按《淵?!贰锻〞返挠^點有二種判斷方法:一者恃天時之旺;二者自旺。所謂恃天時之旺者,即春木夏火秋金冬水之類是也。所謂“自旺”者,專指天干自坐長生祿旺地支之上。“自旺”是命學道統中極其重要的一個概念。關于“自旺”要分陰陽天干來言,五陽天下自旺無須多說;惟陰干自坐長生一般人不理解。實質上《真詮》所謂“陽長生有力,而陰長生不甚有力,然亦不弱”的觀點是可以成立的。凡局中十神要生旺有力方可發揮作用取得實果如果十神衰弱不堪任事貝鰱是虛花之象中看不中用;比如局中財神衰弱無用則其人在財物上往往只有虛名而無實利。日主為陽干務要身健方可為成實之命;日主為陰于只須中和不可太旺?!锻〞吩疲?ldquo;五陰之干顛倒而人不知,不宜身旺,須中和則可”是也。

          日主用神固喜生旺但不可太過亦不可不及務須中和。大約而言局中用神、十神、日主最喜歸祿為中和生旺。甚于祿位者,是為太過;不及于祿位者,是為不及。柱中四吉神生之護之,四兇神制之化之,是為一般原則。四吉神太過化為兇神,則宜反其道行之,反宜剝削;四兇神力量不及衰弱不能用事者,又宜生助,是為辯證。在四柱格局中日主用神以及“生之護之,制之化之”之類的十神皆要生旺中和歸祿,不犯重大刑沖破害配合妥當則必是福祿之命。比如《通會?三奇真貴》中所舉命造:“如張居正閣老:乙酉、辛巳、辛酉、辛卯;月令官印建祿,日主坐祿自旺,年乙財引歸卯時建祿,是日主財官印俱坐祿,四月天德在辛,辛乙互換歸祿,所以少年拜相位為少師。六子父母兄弟俱全,子與弟癸酉同中,一子翰林。前朝閣臣寵任無與為比。又譚論尚書:庚辰、甲申、丁未、丙午;財官印俱在月令,丁未八專又歸祿午時,身旺又得三奇,平生以軍功貴顯一品。”由此二例可看出局中財官印生旺歸祿中和,日主身健相停不犯刑沖妨害都是榮華富貴中人。要特別指出的是《神峰通考》一書也曾多次討論過譚論尚書一命,張楠術士以為其造是“身強殺淺假殺為權”,這種闡命議論極不妥當容易惑人。因為按六格來看,丁火生于七月之中庚金透出正財格,申辰會成官局有氣標準的財旺生官貴格,身旺可以勝任是以顯貴一品,絕無“假殺為權”摻和著來混講。

          關于歲運的流轉和吉兇評判皆要按照“平衡”原則來進行,日主與用神要保持整體上的均衡。日主旺盛,運要補助用神;用神旺相,運宜扶幫日主?!锻〞?玉井奧訣》云:“用拙而運扶,枯鱗濟水;用強而運拙,曲港行舟。”“運凌身弱而適扶用神,運變身強而抑其福氣”是也。另外對于“平衡’’原則《通會?子平說辯》中有妙解:“……又如人世用秤稱物,以平為準,稍有重輕則不平焉。人生八字為先天之氣,臂則稱也。其年為鉤,時為權,月為提綱,日為銖兩。八字以日為主,中有財官印食旺相,日干亦坐旺相之地,如鉤綰物與權相應,其命則富則貴。如財官印食旺相,日干乃值休囚,如以鉤綰重物與權自不相應,其秤則不平,其命賤而貧。如財官印食休囚,日干值于旺相,亦若鉤綰輕物與權自不相應,其秤自不平,其命亦蹇滯。設使三物無氣,日主休囚,非貧賤則夭亡,此用平之意也。”從這些論述中可以看出,日主與用神俱生旺均衡必為富貴之造。而日主旺相用神衰微,用神強壯日主不及、日主用神俱疲軟者,皆不均平俱有不足。但是結合后天之氣大運流年來講,后天之氣或抑或扶日主用神,則人生起伏興亡的變化就有種種禾同?!稖Y海子評?群興論》將人生發達的格局分為“當興”、“崛起”“驟興”“中興”、“末興”五大類,并且結合命局特征與人生發達情況作了全面的論述十分精確重要。

          所謂“當興者”是指“始終富貴成名建功”之人。其八字中身主專旺,其所用吉神或官印財食,俱各帶祿得令,不偏不黨,無刑沖克害,出門行運步步皆吉,是以“命運一路滔滔生旺”。

          所謂“崛起”者是指“本身窮饑顛倒愁苦逢時興然而起,,之人。其柱中所用貴神悉皆得位乘旺,又且合格,奈日主無力不能勝任其福,所以勞困偃蹇,忽逢好運生扶日干得其強健,原命用神方為我用,我因乘之,是以“虎嘯風生大發富貴。”

          所謂“驟興”者是指“由極賤至極品”之人。其四柱中日主高強'五行純殺不雜,奈根本原無制伏富貴不成;待運來制伏煞神化為權柄,是以“出類超群發福非常。

          所謂“中興”者是指“始終奮發中間剝落”之人。其柱中日主健旺,用神亦旺,各相力停;只緣行運走奪財傷官破印之鄉,乃至中年禍不勝言。后逢好運扶持,使用神一新乃至重發;“如枯苗得雨鴻毛遇風不可御也。”

          所謂“末興”者是指“半世淹蹇晚年成就”之人。其四柱身強,陽刃比肩又各爭旺,惟財官煞神等物虛浮輕少,無力而成功名,行運又非作福之地,所以一生饑寒勞苦剝落;直至晚年頓逢好運,補起財官煞神等物,假殺為權制伏羊刃,是以“一身窮困忽然興起于中年晚景也。”

          “群興論”是《淵海子評》中最重要的一篇論文之一。它對人世問蕓蕓眾生奮斗成功的樣式作了大致上的框定,對于我們正確認識人生家庭社會生命的意義有著巨大的價值。一個人在社會上奮斗拼搏,其成功與失敗是由一定規律可循的。我們研究八字命學關鍵就是要認清自我揚長避短樂天知命順天之化,走一條最適合自己走的人生道路。

          關于女命的評判當今絕大數術者已經悖離《淵?!贰锻〞穬蓵慕陶d,不分陰陽將男命女命混為一談離經叛道實在荒唐。事實上男性女性生理心理等本質上的不同就決定了男女命局必須分論,不僅命學就是相學、中醫、修真都應對男女分別對待議論?!稖Y?!贰锻〞分姓撌雠?ldquo;八法”“八格”十分全面合理,倘若能夠熟練掌握則分析女命幾乎可以無有失手,對種種女命的特點與類型可以了如指掌一清二楚。比如“娼妓”女命其命特點為身旺食旺官衰夫絕、或柱中不見官煞、或有官煞而傷官傷盡、或官煞混雜而食神盛旺。又如“淫蕩’’女命其命特點是身旺有氣滿盤官殺人盡可夫。“娼妓”女命一般都緣于貪食貪財而出賣肉體獲取財物;而“淫蕩”女命則天生風流骨子里不安分多欲多情;兩者之間尚有區別。因此論看女命必須按照傳統經典方法:先看夫星為終身之主,再看子星為晚年依靠。日主生旺中和最佳,不可太強不服不從丈夫,不可太弱易被夫欺。夫星為天,己身為地;夫星己身生旺中和相停,夫婦榮華白頭偕老之象。女命最忌傷官透露生旺無制無化,河東獅吼實男人之“天敵”也。傷官刑夫,輕則夫婦不和夫運欠佳,重則生離死別。女命身旺最喜走財運,財旺生官必然旺夫;女命又忌偏印刑子太甚晚年凄涼。要特別指出的是《滴天髓》及其注者任鐵焦之輩論述女命最為荒誕無理百無一是,習者必受其誤導。就是任氐書中所舉證女命富貴數造皆無一例出乎傳統:“財官印綬三般物,女命逢之必旺夫”此一句論述之外,諸君可以查書考證。

          關于出身、相貌、性情、六親、婚姻、學業、工作、財運、災厄、壽元等方面的專題論述在八字命學道統中都是十分清晰富有條理的,從一個命局中可以非常直觀地看出。最后要說明的是研究八字命學及其他術學,關鍵在于學習的理論對頭與否。若無正確的理論指導再多的實踐也只能是瞎闖,就是算對一些也只能是碰巧而已。筆者頗反對目前一些研究者們所熱衷渲染的所謂“師傳”。這些研究者們十分迷信“師傳”,對“師傳”的“口訣”“秘法”、“絕招”之類很少從理念上去作分析其正確與否,拿到雞毛就當令箭,人云亦云或對或錯皆不知其然。因為事實上平心而論當今好多所謂的江湖上的“人師”“盲師”們其文化、見識、視野、悟性、閱歷、胸襟都是十分狹窄有限的,極少有真正的大家出現,所以想從江湖中獲取術學的真諦大道基本不可能。當今術學的研究主要視線就應還是集中在古代的一些祖宗書、經典書、源頭書中。筆者相信在江湖中或許存在一些秘法,但清醒地看就算存在也只能是一小部分而已。任何術學的傳承其大體重點主要內容古人早已記載在書中了,就看我們今天如何去學習與繼承了。

          論文四 八字命學道統論要

          八字命學道統體系是有區別于流行已久的“傳統派”俗說和所謂的“新法”。此二派論命系統不管如何相互攻詰,它們有個共同點:那就是皆依日主強弱為中心為惟一標準,人為地將八字劃分為兩個“陣營”從而來衡量命局歲運的高低順逆。這兩派命學論述從技法角度上看的確可以預測對一些命局,但從命學原理的高度上講此二派皆未能透徹命學的根本道統,都是后世的一些命學支流與歧途。

          命學道統是要恢復傳統經典論命的正法體系。其特別強調論命的中心在于月令此一字上。這種強調的依據在于對“算命”中的“命”字的真正理解,“命”與“令”是要聯系起來看的?!稖Y海子評?碧淵賦》云:“嘗謂分三氣以定三才,播四時以成萬物,皆由命令也。斯令者,貫四時而立四柱,專以日主以定三元。命乃無令而不行,令乃無命而不立;信知命令之相參,尤知天地之全體也。”這句話徹底表明人的生辰八字的確定是大自然綜合運動的結果是一種“天賦”的表現,這種“天賦”形式被古人形象地擬人地表達為“天”之所“命”。(“天”就是大自然包涵人類社會乃至萬物的綜合整體)換言之就是“老天爺”(天地全體)“發號施令”,讓你在這個時間(生辰八字)內誕生,這就是“天命”。“天命"的具體內涵就是“發號施令”的具體內容,體現在八字中就是月令。月令中的人元就是具體天命的表達反映了一個人一輩子命運的基本格局。所以命學道統取用神取格局皆在此一月令之上做文章的?!锻〞?論命口訣》云“大凡看命,先看月令有無財官,再看其他。月令為命也。”就是這般道理。后世的《滴天髓》及其注者任鐵樵之流并未認識到此一命學建筑的基石反視月令格局可有可無,根本已失何足與大家論命哉!

          另外“月令”’此一概念最早出現在《周禮》書中,其原意表示天子隨四時節候的變化而相應的發號施令來管理國家。此一“原意”被術家所借鑒來表達“天”跟“人"的關系,這就是八字命學重視月令的根本原因。既然“月令”’是“天命"的體現,那么由月令可以推衍年令、日令、時令皆可以體現不同層次的“天命’’信息。這些年月日時不同的“天命”信息交融包涵在一個生辰八字當中,就會將種種“命令”賦于日主身上,日主受命于這些“令”的驅使就會體現不同的人生經歷與遭遇了。當然在年月日時這四個層次當中顯然是月令的份量最重,這是因為四季輪回寒暑交替皆是由月令的推動來完成的。月令如此的重要,因此在任何數術分科中都必須視月令為最重要的決定因素。一般六爻占中以為月令與日令同功,顯然是荒唐的。同樣道理在八字命學中日主僅是四柱之主,是四柱“命令"的接受者與服從者而已。換言之年令、月令、日令、時令是四個不同權力的“領導者”的“發號施令”,日主要權衡“命令”中的輕重緩急去執行之體現之。很明顯對于日主來講,月令這個“頂頭上司"的命令是至關緊要的關系到日主的根本利益與安危。因此在日主與月令的關系當中,顯然應該以月令為最重要者。后世的任鐵樵之流及其信奉者們顛倒日主與月令的本質關系,反客為主反而要求月令是圍繞日主的強弱去附合依偎,這就顯然違背了古人發明命學的根本宗旨。

          月令中的人元(司令之物)就是八字命學道統中的“用神”,人生主要的命運大象就體現在此一字上。比如月令中人元是正官令,這就是“貴命”;月令中人元是財神司令,這就是“富命”。當然月令所體現的命象能否順利實施體現在日主身上,尚受到日主本身及年日時柱之令的配合或抵觸。對于年月日時四柱“命令”的整體關系討論,這就是道統中的“格局’’理論。要強調的是任何八字的評判都必須圍繞“格局”來看大概而言,財官印食四吉占據月令,對日主來講就是稟受了“好命”“吉命”;歲時兩柱就要生之護之則月令此一格局就會真正成立。反之吉神占據月令反被歲時柱破壞之格局受損;對日主來講稟受“好命,,的程度就會大打折扣。如果殺傷梟刃占據月令日主所受的就是“兇命”,歲時柱務須制之化之月令的兇煞之氣則“兇命”就會減輕乃至轉危為安,使其人從貧賤中崛起發跡。反之歲時之令去生助月令兇神,月令兇神猖狂如虎添冀發出殘酷號令施虐日主,則日主一身危不堪言了。當然對于月令的生助或制化都須保持“中和”狀態所謂“中和之氣為福厚,偏黨之氣為災殃”是也。同時亦要兼帶考慮日主的承受能力,到這個日寸候方可以考慮日主的強弱??偟膩碇v以日為主,以月令為提綱-為用神出處為格局重心所在。歲為主宰統管一生,時為結果平生操履;一生成敗即格局成敗關鍵在于時柱之上。

          關于格局的配合后世命學支流與歧途不解其中真意,謬論紛紜不司具述。這里筆者略舉一二以正本清源還真理于學術界。月令正官歲時透財,謂之官逢財生或財官雙美;月令正財歲時透官,謂之財旺生官(月令財神旺相自然可以生官)。財官雙美跟財旺生官是兩回事。前者是貴命且可以不斷升遷(官逢財生越來越旺);后者是富命僅可以小貴而已(比如當今不少成功的企業家發財之后加上“政協’’種種官銜之類是也)。月令正官歲時透印,謂之官星佩??;月令正印歲月透官,謂之官印兩余;官星佩印與官印兩全也譬不同的。另外食格逢財與財格逢食、殺格逢印與印格逢殺,財格逢殺與殺格逢財等等都是截然不同的。再如官格歲時透出傷官,謂官格逢傷;至于月令傷官歲時透出官星,方可謂之傷官見官;官格逢傷格局破損與傷官見官是絕對兩碼事不可混為一談。對照此命學正統中的格局組合再去看看所謂的“新法”“正宗”,其淺陋祖俗臆想也就不值一談了。

          八字道統評論生辰八字皆是從月令此一核心去展開的,包括歲運的流轉也同樣是格局的延續。流年為天統君道重干兼支,大運為地統臣道重支兼干;格局為人,流年主宰命局大運一切。流年、日主、大運是謂三才,按君、臣、主的關系去討論具體格局的演變。要強調的是用傳統經典六格大綱去看命是極富條理和系統的,可以做到綱舉目張心中有數的。我們知道八字的組合有52萬種左右之多,這么多的命局我們不可能一一去排出來全面確定。但我們可以按兩條線索去把握大體:一條是從月令人元出發,對于十個天干跟月令的120種組合如何成格如何破格都要明白的一清二楚。比如春木建祿或劫刃司令,可取木火通明論看取,順運必是富貴中人。亦可取官殺來制伏祿刃,逆走北方水地按官印、殺印來論取合格。至于火金俱露交戰都是常命。又如春土官殺司令局中有微水走南方運必發富貴,局中水盛再走北方運財來黨殺不貧則天。若局中火旺焚木焦土又喜運走北方,若局中火旺再走南方午地官逢火焚日主焦熬,縱有官印之名也多災厄不測。這些格局的喜忌變化與組合必須爛熟于心中。另一條路子是從日干跟時辰的組合出發對天干跟時辰的120種組合也要明明白白,什么樣的時辰跟日主的配合是吉利的或兇惡的,這些東西都要清楚。比如庚日壬午時辛日癸巳時皆是食神騎祿馬例一般都是好命,又如丁日辛亥時作時上三奇看也是佳造,又如六癸日甲寅時當以刑合格看取,其格局喜忌自當肚中有數。了解月時兩柱兩條線路再將它們組合起來則將近有一萬多種的命局模式,摘錄其中重點則52萬種命局豈不一一存乎我心中乎?當然再了解外格從財從殺諸格則自然是錦上添花,陽干從格自比不上陰干從格這是老生常談;而十干從財格中又以丁日從金局最為富裕辛日從財次之,戊日從申子辰水局則作大富貴看;至于壬日從寅午戍財局反復最多。又如從殺格中甲日無從殺之說,余下九干又以乙日從煞格最上乘己日從殺也是高命;至于其他平平都有風波兇險。又凡日主自坐長生祿旺強根者絕無從財從殺之論,多作身弱殺旺財旺看待。

          論文五 大匠

          用子平道統體系來研究判斷一個八字,首先必須要熟稔精通八字命學千年傳統學術之大體,然后方可引經據典對命局歲運等種種已知之因進行合乎邏輯合乎情理的解析與推理。一般而言,道統命學主要引述《淵海子評》、《神峰通考》、《三命通會》、《子平真詮》、《窮通寶鑒》五本書作為“經論”之重點,然后兼觀《星平會?!?、《滴天髓》、《命理約言》三書之立論作為參考。主流之論命系統主要針對八字、大運、流年六柱進行用神、財官、調候、格局及神煞五個角度的命理分析。要明白的是此一主流評價系統僅是局限狹義層面而非廣義之范圍。八字命學評論之廣義范圍除上述六柱之外,尚要考慮到胎元、命宮、身宮、小運、行年等其他五柱;在方法論上更要拓展視野,運用納音、流星、演禽三法來融合輔佐上述用神等五類方法,以圖論命體系對象之完整性和評價方法之全面性。

          對一般術者而言若能熟練掌握狹義之主流論命系統,亦自然在實踐時游刃有余運用不爽。然對于在八字命學此一傳統術數上欲進行深造成為方家者,其眼光不可僅僅限于狹義之層次自當更上一層樓進入廣義論命之大天地始克有成。萬丈高樓平地起,若不懂傳統用神原始理念、財官中心論、六格大義、調候意旨以及神煞活用之喜忌,則一切研命論命無異是水中撈月徒然而已。有感于斯筆者在此引用三個當今易界耳熟聞詳的古今名人命造:岳飛、張震寰、毛澤東之八字來進行道統命學上的理念分析與判斷,讓廣大有緣者從中一窺命學千年嫡傳論命之真正風格。對此三造八字的評析重在性情、六親、事功以及重要年限數個方面跟其人歷史之事實來作對應比較,從中可以見證命學所具之經世價值。

          一、武穆之命

          八字:癸未 乙卯 甲子 己巳

          大運:甲寅癸丑壬子辛亥

          流年:辛酉

          岳武穆之八字,最早記載于《淵海子評》一書。是書作者徐大升先生在其書“喜忌篇”和“論陽刃”章節中曾經兩次評述過此一八字,其中就泄露出大升先生原始本真的論命理念。惜后來好多“名家”比如民國袁樹珊、當今邵、李等人,全然不顧漠然無視大升先生之觀點,徒以一私己意臆想附會來穿插鑿之,離經叛道信口道來,實在叫人不敢恭維信服。

          筆者今日評判武穆八字,立足于大升先生原有之議論,加于闡釋發明其遺意,旨在理明而詞達不誤天下讀書人。大升先生在《淵海?喜忌篇》賦文“劫財陽刃,切忌時逢;歲運并臨,災殃立至’’的詮釋中講:“……此岳飛將軍命,正是劫財羊刃。甲見己土為財,以乙為劫而劫分己土;以卯為刃,劫而有刃,正為劫財羊刃。運行辛亥,流年辛酉,三十九死于獄。”另外,大升在《淵海?論羊刃》一節中舉例云:“如癸末、乙卯、甲子、己巳,此命卯刃癸印,不合時上己巳破印,運行辛亥,亥卯未合起羊刃;辛酉年辛金旺于酉,沖起卯刃;二辛則太過,金多見甲,身雖貴亦遭刑也。然雖見辛為貴,所忌羊刃不可一合一沖也。依據此二段大升先生原始議論,我們來全面解析之。

          1.武穆八字之中,年上癸印坐未,月上乙卯劫刃帶將星白虎,日主甲木坐子印帶桃花死符并天月德,時上己巳正財金神又是專財帶吊客。此一命中帶有眾多羊刃、金神、將星、六甲、白虎等武職之象,的確可以大致斷定此一八字極有可能是行軍打仗之人。

          2.羊刃金神皆主性格剛烈嫉惡如仇堅貞不屈,這與岳飛遭受“莫須名”罪名而死不畫供的歷史事實可以對應。又年上癸印天月德萃于日主,跟岳武穆一片“精忠報國”、“還我河山”、“撼山易撼岳家軍難’’的凜然正氣顯然有關。

          3.月令羊刃當權,甲日用戊土偏財為父,卯月戊土死絕,又初運甲寅直接戊財,是以岳飛五歲喪父。甲木用癸印為母,癸印坐未受克但引旺歸祿日支,是以母氐貧賤卻不失高風亮節。甲木用庚辛官星為子星,庚辛引至時柱巳宮分野逢長生,是以武穆數子皆少年發達,皆非俗物,惜巳帶喪門兇煞,子女中多有人夭亡。對照岳武穆父母、子女之六親情況,跟此八字所示一一契合,故此八字可信程度較高。

          ------分隔線----------------------------
          欄目列表
          推薦內容
          • 八字正解34

            八字正解34 論文七 八字全局觀 研究一個八字最關鍵要有全局觀...

          • 八字正解27

            八字正解27 第四節 社會 中國傳統的主流價值觀主要是人世哲學...

          • 八字正解8

            八字正解8 四、時柱 時柱包括時干與時支二字,其關系個人一生...

          • 八字正解6

            八字正解6 第二節 四柱正法總論 研究八字命學除了要全面認識十...

          • 八字正解4

            八字正解4 地支藏遁歌 子宮癸水在其中,丑癸辛金己土同; 寅宮...

          人妻娇羞跪趴撅起大屁股